治墨墨墨

高三长弧,不定期诈尸,慎fo。

感谢您愿意看看这个人写的东西。
这儿治墨,也可以叫我陌柒,混圈很杂,欢迎深度交流打开新世界大门x





三大墙头:APH/文野/凹凸

APH英厨,主吃米英普英露中普洪,初心仏英,其余混乱邪恶,但是个英右主义者。

文野芥敦社乱织太,双黑也是啃的但是倾向中太,愿意养乱步一辈子。

凹凸瑞金雷卡,极度金吹,小天使那么可爱,永远爱他。安雷安无差偏雷安,还吃凯莱鬼莱丹秋安艾双安等一系列神奇的cp,混乱邪恶。

但是,极雷嘉瑞,别踩雷,谢谢您嘞。

关于罗斯,我吃我嘉´_>`嘉九岁真棒x

卧槽易烊千玺真他妈帅我faydakyrjjgdyirgsjgzndysyjeyjzggsajyakeyaiekjeadaarykgsjsgjesytupofa

_(:з」∠)_

今天真的心态崩了。。
我英语答题卡又没涂错为什么不给我算分。。
气到说不出话。。

高三真的压力很大,这几天都不敢玩只能不停的学习
好累
新的班主任很严,压迫感很强烈,
和舍友说的一样,再这样下去可能会崩溃

不行不行好想吐槽,有些言论实在不敢在空间里发姑且在lof上放飞自我一下hhh

感觉自己的恋爱观成功被在新东方遇到的老师和同学重塑了……一言难尽,感觉自己学的假英语,进的真·恋爱大讲堂´_>`

从一开始就感觉自己在课堂上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Sansa老师声情并茂地向我们讲解了各种女生怎么应对前男友啊怎么恋爱啊约会需要注意什么😶她说约会一定不要去西餐厅,去的话一定要先自己去一下了解一下吃西餐的方法要不然到时候会非常尬●▽●

W.T.F

下课的时候佳欣辅导员跑过来和我们谈人生谈理想,天歌助教也跑过来凑热闹。然后她们超激动地告诫我们考大学千万不要去师范类大学´_>`作为第一志愿华东师范的我非常懵逼,然后老师们绘声绘色地表达了,因为师范类学校男生少直到毕业也没有男朋友,的单身狗的怨念´_>`

然后天歌老师突然想到了什么,质问我们是不是都已经有男朋友啦balabala身边几个女生笑而不语。

我:微笑.jpg

然后佳欣老师说问过几个男生都说为了高考已经分了,于是天歌老师一脸震惊地问是谁是谁,怎么就因为这破理由就分了,太可惜了´_>`

太·可·惜·了

于是天歌继续质问我身边俩姑娘谈过几个男朋友,一个姑娘颤颤巍巍地举起手比了三根手指,老师们一脸欣慰地说没事没事挺好的以后就有经验了。

宿舍的妹子们也都是凑在一起扒恋爱史聊八卦,人生第一次感觉自己如此格格不入。

我是不是应该改变一下自己的想法呢?

有点想和某人道歉。

征程

»»写点东西给我沫qwq @源曦子
»»祝你能像金宝一样无畏无惧,不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能朝着自己的梦想进发!
»»有关自己对金出发去凹凸大赛前的内心理解,有很强的主观意识,不全是官设不要深究。欢迎捉虫xxx
»»我爱金宝一辈子(。・ω・。)ノ♡
↑以上来自一位拖延症患者_(:з」∠)_

金有一个习惯,他无论站在什么地方都喜欢抬头向上看。通常抬眼望见的是那好似一整块蓝色水晶的天空,澄澈的颜色像是水彩在画布晕染出来的,没有一点瑕疵。
那时姐姐秋常背着装满了大大小小矿石的背篓,抬手指着天空,笑脸吟吟地对他说,金,你抬头看看天空,那就是你眼睛的颜色,可真漂亮。他听到这话,连忙抬起头来,嘴巴随着自身动作张得老大。他看看天空,又瞄了瞄秋的眼睛,咧开嘴傻气地露出自己还没长全的牙齿。他说,姐,你的眼睛肯定比我好看——你眼睛的颜色可比天空蓝多了!当时具体情况是怎样的,金已经记不清了,唯独记得秋微红着脸颊一手捂嘴偷笑个不停,另一只手狠狠地揉了揉他一头乱糟糟的金毛。
而现在,秋已经离开登格鲁星两年多了,格瑞也消失一段时间了。每当金结束了一天的劳役,他就会大步爬到水晶之森最高的那个山头上,一屁股坐在地上,瞪大了双眼看向湛蓝的天空。登格鲁星被繁重的税务压抑地无法喘息,可天空还是那样的蓝,偶尔飘过的几团白色云朵似乎被什么人吹了一口气,在指尖消散得无影无踪。金伸直了左手指,小小的四向箭头仍旧乖巧地贴在手心里,发出淡淡的金色荧光。他记得清楚,这是姐姐临走前放在他手里的东西,小东西仿佛有灵性似的自发地黏在手心里。那时秋满意地看看自己的杰作,轻咳一声,努力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凝视着金的眼睛,她说,金,如果你想我了,就低头看看这个小箭头,在我比赛的这段时间里就让它陪伴在你的身边吧。
她拍拍金的肩膀,说道,金,姐姐不能继续保护你了,虽然你还没有长大,但是我知道,你未来肯定会变得和我一样——不,比我更加强大。
执念有多大,力量就会有多大。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别冲动,冷静,冷静,你也知道自己身上蕴含着的强大力量会带来什么,你必须谨记自己在乎的究竟是什么。除非万不得已,不要使用它。
然后秋一把搂住了他,摘下他因送别姐姐特意戴上的帽子,亲了亲他额前的碎发。然后她叉着腰大笑,喊道:“等我回来,看姐姐如何改变登格鲁星的命运!”
然后便是石沉大海。刚开始他还试图给秋写信,但秋或许是忙于比赛,从没有回过。可金不放弃,咬着笔头冥思苦想,把对姐姐的思念写成一串串文字。唯一的一次联系是秋发起的,她寄来一份画得乱七八糟的地图,向金表示这就是她比赛的地方不要担心。就这样一封信,金揽着格瑞的肩膀向他炫耀了很久。不过在这之后,就真的没有任何有关秋的消息了。什么都没有改变,登格鲁星的人们依旧承受着沉重的赋役,在神明的旨意下苦苦挣扎,金也还是老样子,他照样跑到水晶之森,打怪兽采矿石,在闲暇时间扯着格瑞的袖子嚷嚷着要玩,得到一句“真拿你没办法”的抱怨后吐着舌头偷笑个不停。就在金快要习惯这样的生活节奏时,格瑞的离开让金清醒过来,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是孤身一人了。
金没有变,人们知道他依旧是那个总爱欢笑的小少年,开朗勇敢,很重义气,有时候又中二搞怪,间接性智商不在线。人们都说,金真是个好孩子啊,秋要是知道自己的弟弟长大后这般优秀,一定会含笑九泉的吧。
听到这话,金总会愤怒地跳起来,往那人脸上狠狠地揍一拳,然后大叫道姐姐只是去参加了,还好好地活着。别人只当这小少年不能接受秋失踪的消息,倒也不生他的气。
所有人都以为秋已经丧命于凹凸大赛了,只有金知道,姐姐一定还活得好好的。他时常将左手贴在心脏上,感受着从中传递而来的情绪:有时喜悦,有时悲伤,还有时是伴随着心悸感的惊心动魄。金知道,这是来自姐姐的情感,这些都是秋真真切切存在于世的证明。
新一届的凹凸大赛就要开始了,姐,你怎么还不回来?金望着天空,他又想起了那日秋揉他头时手心传来的温热,蓝宝石的眼睛里透出的是欣慰与柔情。多么好看的眼睛啊,多么想再看看那人弯起的嘴角呀。
他握紧了双手,左手里的箭头顶着手指关节隐隐作痛。金缓缓地闭上眼睛,仰起头一动不动,他嗅到飘荡在空气中矿石的铁锈味,这是他闻了十五年的气味,应是早已深深渗进骨子里去的。可他却像从未闻过一般,贪婪地大口吸气,感受夹杂着矿石碎屑的烈风从脸上刮过。金感受到身体里的黑暗力量随着他对秋的思念之情蠢蠢欲动,他皱紧了眉头,张大嘴巴无声地呐喊着将那股力量狠狠地压进身体最深处,把这头正在嘶吼的野兽困进笼子里。
他猛地睁开眼睛,从地上蹦了起来,他向着空无一人的远方大喊道:
“姐!你等着,我这就来找你!”
“我知道你和格瑞都很厉害,但我也比以前更棒了!”
“我现在就去报名凹凸大赛。姐,我一定会取得大赛第一,把你带回来,然后改变登格鲁星的命运!”
“姐姐——”
金喊着,奋力挥动着胳膊,好像这样就能让什么人看见一样。他兴奋地跳起,飞快地跑回家中,翻出秋寄给自己的地图,回想当年她是如何报名参加大赛的。金像是有了无穷的力量,他不停歇地把所有能做的事都做完,然后瘫软在床上。他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仿佛看见秋正站在他面前,笑得一脸明媚。
临走的那天,金把衣服理整齐,有些郑重地把帽子扣在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上,他小心地把地图折叠好放进口袋里,跑出了家门。人们都停下脚步,看着这位登格鲁星的勇士一蹦一跳地向他们挥手致意。金张开左手,再次将手心贴在心脏上,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感受到从这小小的金色标志里传出的情绪了,而此时箭头竟剧烈地颤动起来,兴奋、紧张和担忧,这些情感疯狂地涌入他的心脏。他惊喜地握紧了左手,有暖流顺着手心流出,一如小时候秋牵着自己时手掌的温度。
自此,一位少年踏上了未知的征程。
——END——

然后他迷路了三个月´_>`

什么都做不到,
安心地当一个透明人。

papa什么的早就不是我的了呀,
所以我在感伤什么呢?

在六月十九日的尾巴

祝福太宰治先生生日快乐w

愿先生在天堂幸福。

HB  to  myself♡

我爱女神一辈子www

【凯莱】共享与私有

共享与私有

文:治墨
CP:凯莱
*朋友设定前提,双向剪头,凯莉在明,莱娜在暗。
*莱娜对鬼狐的感情只停留在尊敬。
*文笔拙劣,见谅。

      莱娜从书包里拽出一张数学卷子,顺手将刚刚写完的生物练习册塞了回去。她深吸一口气,正打算奋笔疾书时,旁边的凯莉拍着桌子叫了起来:“莱娜,快看!高考语文作文题目出来了!”
      啧,白蓄力了。
      “在哪里?给我看看。”
      凯莉把手机递给莱娜,自己变戏法似得掏出一根棒棒糖塞进嘴里。她嫌弃地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题目,叼着糖果含糊地说:“这高考作文题越出越怪了,给外国友人介绍中国?这明明就是英语作文!也不知道汉字写的文章外国人能不能看懂。”
      莱娜看着作文题目,忍不住皱起了眉。挑选关键词写一篇文章,考察的是考生对社会热点的关注程度,还要彰显中国精神。想要将两三个词语勾连在一起形成一篇文章并取得高分,实在是不容易。如果是鬼狐大人的话,想必能轻松驾驭这个题目吧。
      “如果让鬼狐大人来写这篇作文一定能得高分——莱娜你肯定在这么想。呜哇,好恶心,呃,”凯莉手里拿着棒棒糖,吐着舌头,一脸嫌恶 ,“喂,你这家伙也太好懂了吧?再说那种恶心的人哪点值得你尊敬了?我只是想起他就浑身发毛。”
      被看穿了。莱娜右手握拳放在面前,轻咳一声,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她把手机递给凯莉,说道:“你是不会理解的——他真的很厉害。够了,收起你那副快要吐出来的表情,我要开始写作业了。”
      “别写作业嘛,你这人太无趣了。”凯莉一把夺过莱娜手中的笔,无视了对方的不满情绪。她眯着眼睛凑到莱娜面前,一动不动地看着对方空洞的浅灰色眼珠。莱娜有些无所适从,她不自在地别过脸去,手摁在凯莉的肩膀上,把她一把推开。看着正咬着棒棒糖笑的一脸狡诈的人,她不由得哀叹一声,问道:“说吧,你要做什么?”
      “就说说如果你来写作文会选择什么关键词吧,怎么样?很正经吧?”
      正经到有些吓人了呢,凯莉。她闭上眼睛想了想,说:“我的话,可能会选『中华美食』和『食品安全』,反思一下社会现状吧。”
      “喔哦,很沉重的话题哦?外国友人会被吓跑的吧?不过逃跑时的表情一定很不错呢~”凯莉摸着下巴笑道。
      “……要么就是『长城』和『京剧』,讨论一下中国的传统事物。”
      “不愧是莱娜,非常正直的答案哟~”
      莱娜看见对面的人露出了可爱甜美的笑容,这可不是什么好表情——只有看到对方实力过弱或者办了蠢事,凯莉才会露出这种带有伪装意味的笑脸。看似是怀着一颗包容大度的心去理解对方,实则是抒发自己的嘲讽之意顺带刷一刷对方的好感值。莱娜太多次看到她用这副人畜无害的表情把同班的金和紫堂幻骗得团团转。
      看来自己是被凯莉嘲讽了。莱娜用手指点点桌子,说道:“别笑了,轮到你了。”
      “是是~”凯莉笑得愈发甜美,她一点点靠近莱娜,低声说道:“如果是我,我肯定会写『共享单车』和『一带一路』啊。”
      闻言,莱娜愣住了,以至于忽略了凯莉的不断接近。她疑惑地问道:“怎么讲?”
      凯莉看着对面的人一脸严肃认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凑到莱娜面前,说道:“『共享单车』体现的是一种资源共享,大家共同使用单车,能够实现资源的节约;而『一带一路』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它体现的正是中国期盼能与邻国和平相处的友好态度,希望通过重走丝绸之路加深与他国的联系,加强国与国之间的合作,做到经济资源上的共享。莱娜,你发现了吗?『共享』已经与我们的生活密不可分了呢。”
      莱娜有些说不出话来,她一直知道凯莉是个聪明得令人起敬的天才,只不过凯莉本人更喜欢在人前扮猪吃老虎罢了,宁肯装的弱一点傻一点,以激起对方无尽的保护欲,然后趁对方不注意时露出锋利的獠牙,狠狠地咬上猎物的脖子,这才是星月魔女的捕猎之道。凯莉很聪明,真不愧是鬼狐大人的妹妹。
      “我听到你的心声了哦,莱娜?你一定在想,鬼狐大人的妹妹真的和鬼狐大人一样聪明呢,对吧?喂喂,那家伙可比我差远了,他才答不出我想到的完美答案。你可要记好了,这个世界上本小姐才是最聪明的!”凯莉瞪着她,很是不满。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真的很厉害,凯莉,”莱娜认真地看着面前的人,说道,“我甘拜下风。”
      “这就对了嘛,”她嘻嘻笑着,“不过,我们万众瞩目的莱娜小姐竟然向传说中的星月魔女认输了?你的后援团会哭出来的哦?”
      “闭嘴,没有这回事。”
      “哈哈,开个玩笑。不过啊……”
      “什么?”莱娜看着凯莉欲言又止的样子,询问道。
      “我果然还是觉得,人还是自私一点更好呢,共享什么的,全宇宙最可爱的凯莉小姐才不需要这样做呢。”
      莱娜叹了口气,“凯莉……”
      “我觉得有一些东西还是要自己独占更好呢。”
      “比如?”
      “就像这样~”凯莉把吃了一半的糖果丢进垃圾桶,她趁着莱娜不注意,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身体向前倾去,飞快地在她嘴唇上啄了一下。看着面前人的脸因偷袭而变得通红,凯莉坏心眼地捏了捏莱娜同样红得发烫的耳朵。
      “我可不会和你的后援团进行资源共享哦,当然,鬼狐天冲也不行,”说着,她一把搂住了面前的少女,笑得一脸阳光明媚,“我,星月魔女凯莉,会永远地占有自己拥抱着的财宝。”
      “一辈子都不会松手哦。”
      怀里的人没有动静,良久,凯莉才感受到一双手轻轻回抱住了她的腰,于是她笑得愈发得意起来。
      真是可恶啊,该死的星月魔女。脸已经红透了的莱娜这样想着。
      ——END——

感谢食用!!!
这是盲狙全国卷一作文题后的产物x
人生第一篇百合献给了凯莱,有些激动!!!
里面关于作文的见解都是自己想的,解析还是要看专业人士的哦qwq
以上!

噗噗
祝六子生日快乐www
忍不住抱了抱十四小天使)

【瑞金】520甜饼 混音师格瑞x唱见金

一、
众所周知,AOTU站上有个小有名气的唱见,圈名矢量箭头,声音是标准的正太音,有一大帮亲妈粉跟在评论里高呼“小天使”;还有个迷之好人缘,认识不少大佬级别的人物,比如隔壁绘圈能够呼风唤雨的星月魔女,再比如编的一手好词曲的斯巴达召唤师。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交情,总之箭头君入圈以来唱过的所有原创曲都是由星月做的PV,召唤师编的词曲,惹得旁人羡慕不已。不过这并非最传奇的,真正令人惊叹不已的是矢量箭头唱过的所有歌的混音师。这人混音调音堪称一绝,电音双声道加的恰到好处,听的粉丝们浑身酥软却还欲罢不能。没人知道这个混音剪辑做的上天入地的神级大佬究竟是谁,因为,矢量箭头的歌曲简介一向是这样写的:

『         新曲!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演唱:矢量箭头
             PV:星月魔女
             词曲:斯巴达召唤师
             混音:⁄(⁄ ⁄•⁄ω⁄•⁄ ⁄)⁄           』

『          翻唱了一首V家曲哈哈x
              原唱:初音未来
              翻唱:矢量剪头
              混音:_(:з」∠)_                    』

⁄(⁄ ⁄•⁄ω⁄•⁄ ⁄)⁄和_(:з」∠)_是什么鬼?小天使你确定不出来解释一下?

有人私底下猜测这混音师是不是那个从不接私活的最强调音师大罗神通棍,结果当天大罗神通棍本人就发了一条微博:
“谁说我是矢量箭头的混音师?哼,那个渣渣。”

后来还是箭头君自己出来澄清:
“对不起让大家猜测了这么久……混音师是我最好的朋友哦但是他不混圈子,怕打扰到他所以我就只能_(:з」∠)_”

所以,这神秘混音师的身份成了如今AOTU 站十大未解之谜榜首问题,其后紧跟着的就是“震惊!漫画大佬‘最后的骑士’为何仍不会画马?这究竟是道德沦丧还是世风日下?”

二、
金用手机翻着评论区,另一只手扯了扯旁边正在看计算机课本的格瑞,兴奋地叫道:“太好了格瑞,大家都很喜欢新歌,我很开心!”一旁的格瑞抬起头来扫了眼评论区,不动声色地拿起水抿了一口,轻轻嗯了一声。他早已习惯自家发小拿着手机一惊一乍的状态,因此继续安心地埋头课本。金还是不消停,抱着手机在一旁乱晃,咧着嘴傻笑了大半天。过了一会儿,身旁突然没了动静,格瑞正想着怎么这会儿乖了不少,紧接着就感受到发小头一歪倒在了自己肩膀上。他听到金小声地念叨:“我说格瑞……你真的不考虑一下进入唱见圈吗?明明混音混的那么棒——”

“没有兴趣。”他敛下眼睑。

“欸——你可以和别人聊天交朋友啊,大家人都很友善,格瑞你这么厉害肯定很多人愿意和你交朋友的!你看,紫堂和凯莉他们也都会经常上网和大家聊天的嘛!而且啊……”金顿了顿,含糊地说了句什么,格瑞没听清。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嘿嘿。”

格瑞觉得金有些不对劲儿,他看看一脸傻笑的发小,但也没能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只能在心底里长叹一口气,拍拍肩膀上有着柔软金毛的脑袋,说道:“别想太多,以后我还会帮你做混音的。”金马上满血复活一口答应,身后仿佛翘起了一根左右摇摆的狗尾巴。

目送着金离开了自己宿舍,他陷入了沉思。当初金求着格瑞帮自己做后期做混音,他就从Cool Edit开始练习,然后渐渐接触更加高端的混音软件。本来自己就是学计算机的,上手也快,抱着试试的念头帮金调音轨,剪辑合并在一起。他怕金失望,试了很多种混合方式,戴着耳机一遍一遍的听,这才挑出了个最满意的发给了金。期间同宿舍的嘉德罗斯没少嘲笑他,这跳级进来的小鬼笑得满脸张狂,指着格瑞电脑上的CE道:“哟,格瑞,就这么点能耐怎么能行啊?用不用我教你用Adobe auditin啊?”格瑞一巴掌拍掉了他的手,面无表情地回答道:“谢谢,不需要。”

后来他才知道嘉德罗斯竟然是个极厉害的混音师,就是有一大帮迷妹的那种。这就导致金看到制作好的曲子后兴高采烈地问他要不要起个圈名挂在简介里时,他想都不想地拒绝了。毕竟,如果有一天嘉德罗斯发现他也在做混音,他有可能失去长达半年的宁静的宿舍时光。

不过拒绝的原因还有一个。格瑞从来只是想要静静地站在圈外,看着金闪亮地站在这个圈子里的顶端。究竟心中是何时升腾起这种别样的情愫,格瑞不敢知道。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就好了,他心里想着。

想起刚刚金的样子,格瑞戳开手机角落里的『AOTU』标志,动作娴熟地点开了矢量箭头的新曲评论区,在一大群“苏苏苏”“耳朵要怀孕了”里,他发现了一些人的不妙发言。

“一个入圈没多久的新人,就是因为傍着一群大佬才成名的,唱的很一般呐。”

“谁知道你究竟是自己唱的好还是后期修的好,连混音师圈名都不挂啧啧啧”

纵然不少粉丝们拼命维护着自家偶像的荣誉,奈何黑子们看都不看直管黑。

格瑞皱紧了眉头。

三、
传说中的520日就要来了,金掐指一算,是时候开个歌会回报广大粉丝们了。他随手在微博上发了条歌会通知,转而跑去找凯莉和紫堂幻商量。

“歌会啊……听起来很有趣呢~”凯莉咬着棒棒糖,笑得格外开心。她微眯了下眼睛,一脸纯良地看向冥思苦想着歌会该唱什么歌的金,提议道:“金,光唱歌多没意思呀,我们得准备点小活动。”

“凯莉……”紫堂幻看着凯莉的表情,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要干什么啊?”

“掷骰吧,企鹅上的那个,谁点数低就惩罚谁,怎么样?”

“好呀!听起来真有意思!紫堂你也来!”

“呃,好吧……”

于是凯莉迅速给格瑞发了一条短信,告知他矢量箭头五月二十日有歌会。

“附带福利哦?你可一定要来看看你的发小哦?”

握着手机的星月魔女深藏功与名。

等到五月二十日当天,格瑞结束了与导师的谈话,飞快地跑回宿舍打开电脑。虽然歌会已经开始了挺久,但至少离结束还是有一段时间的,他刚披上自己的YY号,进入房间,就听见紫堂小声地发出疑问:

“星月,这不太好吧?当众表白什么的……”

紧接着就听见凯莉高昂的声音,“这有什么的,玩游戏就要玩大的。”

评论一列队形“不要怂就是干”。

金轻咳一声,不服输地说:“唱世初国歌(*)然后表白是吧?唱就唱,谁怕谁!”

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接下来,我就给大家唱《明天我要去见你》这首歌,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啦!”

下一秒,清澈的少年音便流进格瑞耳朵里,干净,透明,正如这个人的性格一样,闪亮的好似夏日阳光。不过,表白吗?果然,即使是金这种大大咧咧的性格,也会有喜欢的女孩子啊,是谁呢?他听着歌,漫不经心地扫着飞速刷屏的讨论区,却又看到了几条似曾相识的发言。

“唱的就那样,怎么这么火,没了后期就不行了是吗(滑稽)”

格瑞盯着那个早已被送鲜花的消息淹没的无影无踪的发言原来所在的屏幕,抿着嘴不出声。良久,他长舒一口气,敲开企鹅打算给金发些什么,却突然注意到歌已经快要唱完了。

『      君を好きだけじゃものたりない
          仅仅只是喜欢你已然不足够
          あこがれだけじゃ埋めきれない
          仅仅只是憧憬已然不足以填满心房
          朝の光が あふれ出したら
          当晨光满溢的时候
          好きと言おう 勇気持って
          鼓起勇气说喜欢你                            』

然后,他听到少年又一次深吸一口气,说道:“我有一个很喜欢的人,是我的发小。他人很好的,即使嘴上经常骂着我,但却非常——非常地照顾我。我能得到大家的喜欢肯定也有他的原因吧哈哈……总之啊,虽然你应该不会看见我的这场歌会,但我还是要说——我喜欢你哦,格瑞!”

什么啊,是这样啊……这个笨蛋,怎么能随随便便说出别人的真实姓名呢?倒是当面告诉我这些话啊。格瑞想着,眼角不自觉地软了下来,他朝金发了一条“笨蛋”的消息,伸手拿出抽屉里全新的麦克风插在电脑上,又迅速地敲开了凯莉的企鹅号。

“抱我上麦。”

“暴露我的身份也没关系。”

凯莉看了眼跳动的小企鹅,左手将棒棒糖塞进嘴里,右手飞快地将选中的人带上麦。

粉丝们不知所措地看着麦上多出的一个人,议论纷纷。然后就听见星月魔女清清嗓子说道:“感谢矢量箭头的真情表白,接下来,就让我们热烈欢迎这位刚上麦的新人。不瞒你们说,这新人是个混音师哦~”

正当一些机智的粉丝们似乎察觉出什么,疯狂刷屏“这难道就是……!!!”的时候,金突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那声音吐出一个字:“金。”

金手扶着耳机陷入了呆滞,他努力回忆自己刚刚是否说了些什么羞耻的足以让他一个月不想出门的话,就听见耳机那端的人叹了一口气,小声地骂了句“笨蛋”。紧接着的话更是让他吓得差点从电脑前蹦起来。

只听见这个名字叫“所见皆可斩”的人说道:“你们好,我是矢量箭头的专属混音师,我混音的时候从不修声,所以你们听到的声音都是矢量箭头的真声,那些胡编乱造的人,就不要再为难我的爱人了,谢谢。”

刹那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屋子里只有电脑主机运行时发出的嗡嗡响声。凯莉最先反应过来,顿时嘴里冒出一连串的“Yooooooh”,惊醒了吃了一吨狗粮的粉丝们。

“什么?男神520直播出柜?”

“麻麻我今天失恋了qwq”

“混音师小哥的声音竟如此好听,真的不考虑唱一首吗?”

……

然后众人难得地听见了矢量箭头嘿嘿的傻笑声。

四、
AOTU站上混唱见圈的小伙伴们都知道,站里有个真名叫金的唱见矢量箭头,声音好人也好,有个专属绑定混音兼恋人、真名为格瑞的混音师所见皆可斩,两人走到哪里秀到哪里,拦都拦不住。

忽略了嘉德罗斯每日的挑衅宣言,格瑞突然问起金当初邀请自己入圈时最后一句话究竟说了什么,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耳尖有些发红。

“就是那什么……我也想和格瑞一起出现在新曲的简介里啊。”

END

*世初的第一季ED,超好听的安利给大家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