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墨墨墨

感谢您愿意看看这个人写的东西。
这儿治墨,也可以叫我陌柒,混圈很杂,欢迎深度交流打开新世界大门x





三大墙头:APH/文野/凹凸

APH英厨,主吃米英普英露中普洪,初心仏英,其余混乱邪恶,但是个英右主义者。

文野芥敦社乱织太,双黑也是啃的但是倾向中太,愿意养乱步一辈子。

凹凸瑞金雷卡,极度金吹,小天使那么可爱,永远爱他。安雷安无差偏雷安,还吃凯莱鬼莱丹秋安艾双安等一系列神奇的cp,混乱邪恶。

但是,极雷嘉瑞,别踩雷,谢谢您嘞。

关于罗斯,我吃我嘉´_>`嘉九岁真棒x

在六月十九日的尾巴

祝福太宰治先生生日快乐w

愿先生在天堂幸福。

HB  to  myself♡

我爱女神一辈子www

【凯莱】共享与私有

共享与私有

文:治墨
CP:凯莱
*朋友设定前提,双向剪头,凯莉在明,莱娜在暗。
*莱娜对鬼狐的感情只停留在尊敬。
*文笔拙劣,见谅。

      莱娜从书包里拽出一张数学卷子,顺手将刚刚写完的生物练习册塞了回去。她深吸一口气,正打算奋笔疾书时,旁边的凯莉拍着桌子叫了起来:“莱娜,快看!高考语文作文题目出来了!”
      啧,白蓄力了。
      “在哪里?给我看看。”
      凯莉把手机递给莱娜,自己变戏法似得掏出一根棒棒糖塞进嘴里。她嫌弃地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题目,叼着糖果含糊地说:“这高考作文题越出越怪了,给外国友人介绍中国?这明明就是英语作文!也不知道汉字写的文章外国人能不能看懂。”
      莱娜看着作文题目,忍不住皱起了眉。挑选关键词写一篇文章,考察的是考生对社会热点的关注程度,还要彰显中国精神。想要将两三个词语勾连在一起形成一篇文章并取得高分,实在是不容易。如果是鬼狐大人的话,想必能轻松驾驭这个题目吧。
      “如果让鬼狐大人来写这篇作文一定能得高分——莱娜你肯定在这么想。呜哇,好恶心,呃,”凯莉手里拿着棒棒糖,吐着舌头,一脸嫌恶 ,“喂,你这家伙也太好懂了吧?再说那种恶心的人哪点值得你尊敬了?我只是想起他就浑身发毛。”
      被看穿了。莱娜右手握拳放在面前,轻咳一声,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她把手机递给凯莉,说道:“你是不会理解的——他真的很厉害。够了,收起你那副快要吐出来的表情,我要开始写作业了。”
      “别写作业嘛,你这人太无趣了。”凯莉一把夺过莱娜手中的笔,无视了对方的不满情绪。她眯着眼睛凑到莱娜面前,一动不动地看着对方空洞的浅灰色眼珠。莱娜有些无所适从,她不自在地别过脸去,手摁在凯莉的肩膀上,把她一把推开。看着正咬着棒棒糖笑的一脸狡诈的人,她不由得哀叹一声,问道:“说吧,你要做什么?”
      “就说说如果你来写作文会选择什么关键词吧,怎么样?很正经吧?”
      正经到有些吓人了呢,凯莉。她闭上眼睛想了想,说:“我的话,可能会选『中华美食』和『食品安全』,反思一下社会现状吧。”
      “喔哦,很沉重的话题哦?外国友人会被吓跑的吧?不过逃跑时的表情一定很不错呢~”凯莉摸着下巴笑道。
      “……要么就是『长城』和『京剧』,讨论一下中国的传统事物。”
      “不愧是莱娜,非常正直的答案哟~”
      莱娜看见对面的人露出了可爱甜美的笑容,这可不是什么好表情——只有看到对方实力过弱或者办了蠢事,凯莉才会露出这种带有伪装意味的笑脸。看似是怀着一颗包容大度的心去理解对方,实则是抒发自己的嘲讽之意顺带刷一刷对方的好感值。莱娜太多次看到她用这副人畜无害的表情把同班的金和紫堂幻骗得团团转。
      看来自己是被凯莉嘲讽了。莱娜用手指点点桌子,说道:“别笑了,轮到你了。”
      “是是~”凯莉笑得愈发甜美,她一点点靠近莱娜,低声说道:“如果是我,我肯定会写『共享单车』和『一带一路』啊。”
      闻言,莱娜愣住了,以至于忽略了凯莉的不断接近。她疑惑地问道:“怎么讲?”
      凯莉看着对面的人一脸严肃认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凑到莱娜面前,说道:“『共享单车』体现的是一种资源共享,大家共同使用单车,能够实现资源的节约;而『一带一路』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它体现的正是中国期盼能与邻国和平相处的友好态度,希望通过重走丝绸之路加深与他国的联系,加强国与国之间的合作,做到经济资源上的共享。莱娜,你发现了吗?『共享』已经与我们的生活密不可分了呢。”
      莱娜有些说不出话来,她一直知道凯莉是个聪明得令人起敬的天才,只不过凯莉本人更喜欢在人前扮猪吃老虎罢了,宁肯装的弱一点傻一点,以激起对方无尽的保护欲,然后趁对方不注意时露出锋利的獠牙,狠狠地咬上猎物的脖子,这才是星月魔女的捕猎之道。凯莉很聪明,真不愧是鬼狐大人的妹妹。
      “我听到你的心声了哦,莱娜?你一定在想,鬼狐大人的妹妹真的和鬼狐大人一样聪明呢,对吧?喂喂,那家伙可比我差远了,他才答不出我想到的完美答案。你可要记好了,这个世界上本小姐才是最聪明的!”凯莉瞪着她,很是不满。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真的很厉害,凯莉,”莱娜认真地看着面前的人,说道,“我甘拜下风。”
      “这就对了嘛,”她嘻嘻笑着,“不过,我们万众瞩目的莱娜小姐竟然向传说中的星月魔女认输了?你的后援团会哭出来的哦?”
      “闭嘴,没有这回事。”
      “哈哈,开个玩笑。不过啊……”
      “什么?”莱娜看着凯莉欲言又止的样子,询问道。
      “我果然还是觉得,人还是自私一点更好呢,共享什么的,全宇宙最可爱的凯莉小姐才不需要这样做呢。”
      莱娜叹了口气,“凯莉……”
      “我觉得有一些东西还是要自己独占更好呢。”
      “比如?”
      “就像这样~”凯莉把吃了一半的糖果丢进垃圾桶,她趁着莱娜不注意,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身体向前倾去,飞快地在她嘴唇上啄了一下。看着面前人的脸因偷袭而变得通红,凯莉坏心眼地捏了捏莱娜同样红得发烫的耳朵。
      “我可不会和你的后援团进行资源共享哦,当然,鬼狐天冲也不行,”说着,她一把搂住了面前的少女,笑得一脸阳光明媚,“我,星月魔女凯莉,会永远地占有自己拥抱着的财宝。”
      “一辈子都不会松手哦。”
      怀里的人没有动静,良久,凯莉才感受到一双手轻轻回抱住了她的腰,于是她笑得愈发得意起来。
      真是可恶啊,该死的星月魔女。脸已经红透了的莱娜这样想着。
      ——END——

感谢食用!!!
这是盲狙全国卷一作文题后的产物x
人生第一篇百合献给了凯莱,有些激动!!!
里面关于作文的见解都是自己想的,解析还是要看专业人士的哦qwq
以上!

噗噗
祝六子生日快乐www
忍不住抱了抱十四小天使)

【瑞金】520甜饼 混音师格瑞x唱见金

一、
众所周知,AOTU站上有个小有名气的唱见,圈名矢量箭头,声音是标准的正太音,有一大帮亲妈粉跟在评论里高呼“小天使”;还有个迷之好人缘,认识不少大佬级别的人物,比如隔壁绘圈能够呼风唤雨的星月魔女,再比如编的一手好词曲的斯巴达召唤师。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交情,总之箭头君入圈以来唱过的所有原创曲都是由星月做的PV,召唤师编的词曲,惹得旁人羡慕不已。不过这并非最传奇的,真正令人惊叹不已的是矢量箭头唱过的所有歌的混音师。这人混音调音堪称一绝,电音双声道加的恰到好处,听的粉丝们浑身酥软却还欲罢不能。没人知道这个混音剪辑做的上天入地的神级大佬究竟是谁,因为,矢量箭头的歌曲简介一向是这样写的:

『         新曲!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演唱:矢量箭头
             PV:星月魔女
             词曲:斯巴达召唤师
             混音:⁄(⁄ ⁄•⁄ω⁄•⁄ ⁄)⁄           』

『          翻唱了一首V家曲哈哈x
              原唱:初音未来
              翻唱:矢量剪头
              混音:_(:з」∠)_                    』

⁄(⁄ ⁄•⁄ω⁄•⁄ ⁄)⁄和_(:з」∠)_是什么鬼?小天使你确定不出来解释一下?

有人私底下猜测这混音师是不是那个从不接私活的最强调音师大罗神通棍,结果当天大罗神通棍本人就发了一条微博:
“谁说我是矢量箭头的混音师?哼,那个渣渣。”

后来还是箭头君自己出来澄清:
“对不起让大家猜测了这么久……混音师是我最好的朋友哦但是他不混圈子,怕打扰到他所以我就只能_(:з」∠)_”

所以,这神秘混音师的身份成了如今AOTU 站十大未解之谜榜首问题,其后紧跟着的就是“震惊!漫画大佬‘最后的骑士’为何仍不会画马?这究竟是道德沦丧还是世风日下?”

二、
金用手机翻着评论区,另一只手扯了扯旁边正在看计算机课本的格瑞,兴奋地叫道:“太好了格瑞,大家都很喜欢新歌,我很开心!”一旁的格瑞抬起头来扫了眼评论区,不动声色地拿起水抿了一口,轻轻嗯了一声。他早已习惯自家发小拿着手机一惊一乍的状态,因此继续安心地埋头课本。金还是不消停,抱着手机在一旁乱晃,咧着嘴傻笑了大半天。过了一会儿,身旁突然没了动静,格瑞正想着怎么这会儿乖了不少,紧接着就感受到发小头一歪倒在了自己肩膀上。他听到金小声地念叨:“我说格瑞……你真的不考虑一下进入唱见圈吗?明明混音混的那么棒——”

“没有兴趣。”他敛下眼睑。

“欸——你可以和别人聊天交朋友啊,大家人都很友善,格瑞你这么厉害肯定很多人愿意和你交朋友的!你看,紫堂和凯莉他们也都会经常上网和大家聊天的嘛!而且啊……”金顿了顿,含糊地说了句什么,格瑞没听清。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嘿嘿。”

格瑞觉得金有些不对劲儿,他看看一脸傻笑的发小,但也没能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只能在心底里长叹一口气,拍拍肩膀上有着柔软金毛的脑袋,说道:“别想太多,以后我还会帮你做混音的。”金马上满血复活一口答应,身后仿佛翘起了一根左右摇摆的狗尾巴。

目送着金离开了自己宿舍,他陷入了沉思。当初金求着格瑞帮自己做后期做混音,他就从Cool Edit开始练习,然后渐渐接触更加高端的混音软件。本来自己就是学计算机的,上手也快,抱着试试的念头帮金调音轨,剪辑合并在一起。他怕金失望,试了很多种混合方式,戴着耳机一遍一遍的听,这才挑出了个最满意的发给了金。期间同宿舍的嘉德罗斯没少嘲笑他,这跳级进来的小鬼笑得满脸张狂,指着格瑞电脑上的CE道:“哟,格瑞,就这么点能耐怎么能行啊?用不用我教你用Adobe auditin啊?”格瑞一巴掌拍掉了他的手,面无表情地回答道:“谢谢,不需要。”

后来他才知道嘉德罗斯竟然是个极厉害的混音师,就是有一大帮迷妹的那种。这就导致金看到制作好的曲子后兴高采烈地问他要不要起个圈名挂在简介里时,他想都不想地拒绝了。毕竟,如果有一天嘉德罗斯发现他也在做混音,他有可能失去长达半年的宁静的宿舍时光。

不过拒绝的原因还有一个。格瑞从来只是想要静静地站在圈外,看着金闪亮地站在这个圈子里的顶端。究竟心中是何时升腾起这种别样的情愫,格瑞不敢知道。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就好了,他心里想着。

想起刚刚金的样子,格瑞戳开手机角落里的『AOTU』标志,动作娴熟地点开了矢量箭头的新曲评论区,在一大群“苏苏苏”“耳朵要怀孕了”里,他发现了一些人的不妙发言。

“一个入圈没多久的新人,就是因为傍着一群大佬才成名的,唱的很一般呐。”

“谁知道你究竟是自己唱的好还是后期修的好,连混音师圈名都不挂啧啧啧”

纵然不少粉丝们拼命维护着自家偶像的荣誉,奈何黑子们看都不看直管黑。

格瑞皱紧了眉头。

三、
传说中的520日就要来了,金掐指一算,是时候开个歌会回报广大粉丝们了。他随手在微博上发了条歌会通知,转而跑去找凯莉和紫堂幻商量。

“歌会啊……听起来很有趣呢~”凯莉咬着棒棒糖,笑得格外开心。她微眯了下眼睛,一脸纯良地看向冥思苦想着歌会该唱什么歌的金,提议道:“金,光唱歌多没意思呀,我们得准备点小活动。”

“凯莉……”紫堂幻看着凯莉的表情,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要干什么啊?”

“掷骰吧,企鹅上的那个,谁点数低就惩罚谁,怎么样?”

“好呀!听起来真有意思!紫堂你也来!”

“呃,好吧……”

于是凯莉迅速给格瑞发了一条短信,告知他矢量箭头五月二十日有歌会。

“附带福利哦?你可一定要来看看你的发小哦?”

握着手机的星月魔女深藏功与名。

等到五月二十日当天,格瑞结束了与导师的谈话,飞快地跑回宿舍打开电脑。虽然歌会已经开始了挺久,但至少离结束还是有一段时间的,他刚披上自己的YY号,进入房间,就听见紫堂小声地发出疑问:

“星月,这不太好吧?当众表白什么的……”

紧接着就听见凯莉高昂的声音,“这有什么的,玩游戏就要玩大的。”

评论一列队形“不要怂就是干”。

金轻咳一声,不服输地说:“唱世初国歌(*)然后表白是吧?唱就唱,谁怕谁!”

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接下来,我就给大家唱《明天我要去见你》这首歌,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啦!”

下一秒,清澈的少年音便流进格瑞耳朵里,干净,透明,正如这个人的性格一样,闪亮的好似夏日阳光。不过,表白吗?果然,即使是金这种大大咧咧的性格,也会有喜欢的女孩子啊,是谁呢?他听着歌,漫不经心地扫着飞速刷屏的讨论区,却又看到了几条似曾相识的发言。

“唱的就那样,怎么这么火,没了后期就不行了是吗(滑稽)”

格瑞盯着那个早已被送鲜花的消息淹没的无影无踪的发言原来所在的屏幕,抿着嘴不出声。良久,他长舒一口气,敲开企鹅打算给金发些什么,却突然注意到歌已经快要唱完了。

『      君を好きだけじゃものたりない
          仅仅只是喜欢你已然不足够
          あこがれだけじゃ埋めきれない
          仅仅只是憧憬已然不足以填满心房
          朝の光が あふれ出したら
          当晨光满溢的时候
          好きと言おう 勇気持って
          鼓起勇气说喜欢你                            』

然后,他听到少年又一次深吸一口气,说道:“我有一个很喜欢的人,是我的发小。他人很好的,即使嘴上经常骂着我,但却非常——非常地照顾我。我能得到大家的喜欢肯定也有他的原因吧哈哈……总之啊,虽然你应该不会看见我的这场歌会,但我还是要说——我喜欢你哦,格瑞!”

什么啊,是这样啊……这个笨蛋,怎么能随随便便说出别人的真实姓名呢?倒是当面告诉我这些话啊。格瑞想着,眼角不自觉地软了下来,他朝金发了一条“笨蛋”的消息,伸手拿出抽屉里全新的麦克风插在电脑上,又迅速地敲开了凯莉的企鹅号。

“抱我上麦。”

“暴露我的身份也没关系。”

凯莉看了眼跳动的小企鹅,左手将棒棒糖塞进嘴里,右手飞快地将选中的人带上麦。

粉丝们不知所措地看着麦上多出的一个人,议论纷纷。然后就听见星月魔女清清嗓子说道:“感谢矢量箭头的真情表白,接下来,就让我们热烈欢迎这位刚上麦的新人。不瞒你们说,这新人是个混音师哦~”

正当一些机智的粉丝们似乎察觉出什么,疯狂刷屏“这难道就是……!!!”的时候,金突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那声音吐出一个字:“金。”

金手扶着耳机陷入了呆滞,他努力回忆自己刚刚是否说了些什么羞耻的足以让他一个月不想出门的话,就听见耳机那端的人叹了一口气,小声地骂了句“笨蛋”。紧接着的话更是让他吓得差点从电脑前蹦起来。

只听见这个名字叫“所见皆可斩”的人说道:“你们好,我是矢量箭头的专属混音师,我混音的时候从不修声,所以你们听到的声音都是矢量箭头的真声,那些胡编乱造的人,就不要再为难我的爱人了,谢谢。”

刹那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屋子里只有电脑主机运行时发出的嗡嗡响声。凯莉最先反应过来,顿时嘴里冒出一连串的“Yooooooh”,惊醒了吃了一吨狗粮的粉丝们。

“什么?男神520直播出柜?”

“麻麻我今天失恋了qwq”

“混音师小哥的声音竟如此好听,真的不考虑唱一首吗?”

……

然后众人难得地听见了矢量箭头嘿嘿的傻笑声。

四、
AOTU站上混唱见圈的小伙伴们都知道,站里有个真名叫金的唱见矢量箭头,声音好人也好,有个专属绑定混音兼恋人、真名为格瑞的混音师所见皆可斩,两人走到哪里秀到哪里,拦都拦不住。

忽略了嘉德罗斯每日的挑衅宣言,格瑞突然问起金当初邀请自己入圈时最后一句话究竟说了什么,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耳尖有些发红。

“就是那什么……我也想和格瑞一起出现在新曲的简介里啊。”

END

*世初的第一季ED,超好听的安利给大家x

叶修,你是我永远的神♡

犬灵忆录

犬灵忆录


治墨


我是一条狗,往好听的讲,我是人类的好伙伴,通俗易懂些,那就是主人的玩物。我的同类们常常因后者轻蔑的称呼愤懑不已,但我却不这么想。如果能有一位天天将我捧在手心里的主人,让我低头哈腰地巴结他也不是不可以。我一直这样没心没肺地想着。

我是一条狗,准确地说,我生前是一条狗——如今的我,侥幸以“犬灵”的状态活着。犬灵,其实就是狗死后的灵魂个体。唯有那些被主人深爱着的狗才会在生命终结之际成为犬灵,作为对主人的回报永远追随、守护主人,直至那人死亡。可惜,能成为犬灵的狗太少太少,毕竟通常我们只是“人类的玩物”。因此,成为犬灵是每只狗毕生的心愿,因为这意味着他的生命是有价值的,即使身体衰老死去,也会永远被主人铭记在心里,这是荣耀,是值得骄傲的事。即使记忆有些模糊,我仍记得与我相处只有一个月的老母对我的谆谆教诲,她说,我们狗一定要全心全意地对待人类,这样总会有人宠爱我们,铭记我们,我们也能够作为犬灵默默守护陪伴在深爱着我们的人的身边,那一刻就是狗生之圆满。这句话成为了我一生的座右铭。

老实说,我在死亡来临的前一刻都悲观地想着自己的魂魄将会如何像烟般消散在空气里。我不敢奢望自己被人爱着,因为我的一生中陪伴过近十位主人,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被眼前的主人送到一个未知的新家里,辗转反侧,未曾停歇。而且,我还是只短命狗,生命未达十年就走向终结,听其他狗同伴说,短命狗是不可能变成犬灵的。临终前,我就是瑟缩在用烂布块拼凑在一起的窝里,听着自己渐渐加粗的喘息声,合上眼睛感受生命的消逝。死亡是一个玄妙的过程,明明是极为痛苦的过程,可我还没体会到什么神神秘秘的玩意,它就已经过去了。然后,身体便充满活力,我猛地睁开了眼睛,一张青涩却又过于淡漠的脸出现在我眼前。他似乎在认真地看着什么东西,神情专注。我低头一看,才发现他手里把着一本书,而书本穿过了我的身体——我成为了犬灵。我人性化地把两只短短的爪子搭在头上,冥思苦想了好一阵子,才发觉这人的脸和记忆中几年未见的小家伙的脸长得一模一样,而那小家伙,是我名副其实的第一位主人。

实际上,于我而言,他能称得上主人的日子只有七天,但这七天,是对于当时年仅一个月的我最充满温馨甜蜜的时光。印象里我是被他的父亲送到家里,那时我还没来得及回味远离老母的悲伤心情,他小小的身子就已经蹲在了笼子前,脸上是难以察觉的惊喜。他向我翘起了嘴角。

那时的他是个实打实的小不点,当时他应该正窝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在国庆六十周年典礼上冉冉升起的五星国旗,听见门铃声后光着脚丫跑来开门,然后愣愣地看见父亲手中笼子里的同样小小的我。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才慢慢知道,他的父亲很少回家,这次回来竟拎来了一只活蹦乱跳的狐狸犬,这事不论放在哪个八九岁的小家伙身上都得懵上一阵,即使像他这样成熟过头的孩子也不例外。他父亲说我调皮过头了,不如名字就叫皮皮。他没吭声,私底下却揉了揉我金灿灿的狗毛,低着脑袋,敛着眼睑,小声地念着“金”。于是其他人都毫不客气地称呼我为皮皮,而只有他悄悄地喊着我金,这个名字成了只有我们俩才知道的小秘密。他喜欢喝牛奶,所以身上常常带着一股淡淡的奶香,听说小狗不能喝牛奶后,小主人沮丧了很久,不过这没什么,我只是趴在他身上嗅着奶味,就感觉喝了如同一大桶醇厚的牛奶。

之所以说他是我时长七天的主人,是因为这之后他就要开学了,没时间照顾我,小主人的母亲又是个天生对四只短腿在地上乱跑的生物厌恶至极的人,我不出所料地被送到了他的祖母家里。于是他就趁着周末空闲跑到奶奶家,小心地把我抱在怀里,一声声金念个不停。

我挺享受那段时间的,毕竟我的第二个主人,也就是他的奶奶,把我当作吸引孙子回家看看的吉祥物,待我不薄,我也乐得自在。可这好日子也就持续了一年半,家里就出事了。他的父母不知什么原因吵个不停,大有一副好死不相往来的架势,我再也没能见过一次他的母亲,而他本人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家里的大人们很明显知道些什么,可偏偏把这真相瞒得死死的,妄图掩盖一些丑恶的行径,可一次小主人搂着我跑到楼下,坐在台阶上一动不动,直至泪水打湿我的狗毛,我才明白,他心底比谁知道的都多。

他的奶奶开始厌烦我的存在了,和他父亲盘算着把我送走,不知她是不是故意为之,提高了音调向着她儿子告状,言养狗是如何如何的麻烦。而那时小主人正在里屋逗我玩,听到声音明显动作一僵,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想要逗他开心,绕着他的腿直打转。他看着我,声音再也不像以往那样冷淡平静,他颤抖地低声祈求,金,别走,再过一个月就是我的生日了,至少到那个时候。我忙汪汪回应着,我不走我不走,我当然要陪着你过生日,你可是我第一个主人。可我违背了作为狗的承诺,他父亲动作麻利得很,一听自己母亲这般不愿养狗,转眼就将我送了出去,这之后我再也没见过我的小主人了,也不知道他在生日那天发现我被送走,脸上会浮现出什么表情。

于是我过上了漂泊的生活,这人烦了送给那人,那人烦了就又丢给其他人,辗转反侧了好几轮,我被送到了一个穷的叮当响的老神棍手里。那老神棍见到我的时候啧啧称奇,说这狐狸狗长得实在好看,我汪呜一声叫道,别再喊我什么狐狸狗了,叫博美,博美!老神棍竟然听懂了,嗤笑道,叫你狐狸狗是夸你长得仙气,又没别的意思。我转着眼珠子暗自想着,我以前也没觉得狐狸犬有什么的,只是我那几年未见的小主人的家庭似乎就是被什么狐狸弄散的,我心里虚啊。这老神棍就在我生命的末尾天天和我扯西扯东,聊个不停。他问我,你恨不恨人类啊,他们把你当作工具,有用就留着,没用就丢掉,你恨不恨啊?我晃了晃脑袋回答说,不恨不恨,我老母说得好,我们狗应该全心全意地对待人类,不论他们如何欺我弃我,我只需要做到问心无愧,运气好了,还能做犬灵,多好。老神棍啧啧称奇,说我可不会成为你口中深爱着你的主人,你现在就是我身边一拖油瓶。我打个哈欠,回头看了眼他身后盘旋着的淡淡虚影,漫不经心地回答道,是,是,您老早就名草有主了。他听了这话,忍不住一愣,然后嘿嘿地傻笑起来。他又说,你也别太灰心,我用天眼看到你的未来,你能永远陪伴在那个一直念着你的傻小子身边。我可不信他的鬼话,甩了一下尾巴,便趴在那堆烂布块上睡着了。

谁知道老神棍没有骗我,我死后竟真的来到曾经的小主人身边了,不,现在已经是大主人了。他看不见作为犬灵的我,还是面无表情地翻着书本,但气场冷得不行。我激动地在他头上飞来飞去,汪汪地叫着,可他一句也没听见。我不知道现如今的他都经历了什么,但肯定有很多都不是些令人身心愉悦的事。我又忍不住好奇,想知道他究竟有多么在意我才达到能让我成为犬灵的地步。我一连几天跟在他屁股后面,穿梭于他就读学校的各个角落。这几天的经历让我忍不住怀疑上帝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事,他整日扑在作业上,哪有什么心思爱狗啊?

直到周末来临,他久违地走出校门,一个老爷子溜着一只狐狸犬路过,他禁不住停下脚步,多看了两眼,表情还是一样的淡漠,只是嘴里把博美两字压碎了咽进肚子里,我才察觉出一点点残留在他身上的属于我的影子。

令我终不再怀疑他因冷酷无情而快要将我淡忘的事是一个月后发生的,也不知道他那便宜爹是怎么打听到我死了的消息,将这事告诉了他。那时他正拿着杆笔写东西,看见短信内容呆了很久,一如他小时候初次见到我一样。寝室里熄了灯,安静的不行,他顺手扯了张纸在上面写起了字,一个个楷体的“金”字跳上了信纸。他就一声不吭地写啊写,我就趴在他手边看啊看,然后一回头,就看见他轻抿着嘴唇,眼睛里有亮晶晶的东西打着转。我呜呜两声跳上他的肩膀,才听见他喉咙深处压抑的一声声金。我伸出舌头舔舔他的眼睛,又汪呜两声,说,我在,我在,而且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可他一句也听不见。

END


chuya生日快乐啊www
第一个撩到我的男性角色/////
我家干部绝对世界第一的总攻啊www

老子的基友是天使_(:з」∠)_

苏沐秋人物分析理解补充。杂谈。(首次更新于20170408)

林昀。:

上篇苏沐秋人物分析理解和误点。


这篇是杂谈散乱,随时更新。有想法就随便写写。




跟以前一样,如果喜欢谢谢按下喜欢键,这是对我极大的肯定。转载到lof上随意,若是转载到其他地方,比如微博空间贴吧,麻烦私信我并标明作者和来源。谢谢。




[01]


Q:如果沐秋还在,会不会在某个赛季换用君莫笑?一直觉得,沐秋很乐观,但花费了那么多心血的君莫笑,多少会有不甘心?(问题来源于微博@离柳镇




(该问题在虫爹首页微博访谈,需要花一元钱围观,在此不打出。希望对各位支持虫爹,拒绝盗版。)




感想:


苏沐秋以自己的认识和水平判断,叶修比他会是更适合操作君莫笑的选手,叶修有这个实力。苏沐秋对于叶修的水平时十分认可的,的确如同沐橙在原著中所说他哥哥苏沐秋一直都告诉她,叶修最强。天才和天才碰撞啊。


他所希望的是由他苏沐秋设计的千机伞在荣耀职业圈里发光发亮,对于是不是自己来也倒不是特别在意,感受沐秋很适合当舞台背后的男人(...。),他似乎挺适合默默无闻在嘉世兴欣当技术人员的。


而在最后的最后他的心血没有被白费,叶修操控着君莫笑走上荣耀的顶峰,37连胜刻下了君莫笑的名字。活在那个世界的人们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君莫笑、沐雨橙风、一叶之秋的好搭档的原主,但是苏沐秋已经没有遗憾了。叶修、沐橙承载了他的精彩,一往直前。


“苏沐秋会有不甘,但不是因为他没有用到君莫笑,而是他没能看到这一天。”




[02]



叶修结果,娴熟点上,也是深吸一口后,吐了个圈说:“嗯,我也是队长。”


“渣你们都是渣,”陈果气。这时候她不由地又想到了今天才了解到的那个苏沐秋。如果他是队长,一定不会有这么乱七八糟的行为。


“你们不考虑自己,也要考虑全队,职业战队不是经常有些未成年人吗让他们吸你们的二手烟,好意思吗你们?”陈果教育两个渣。


“老夫未成年的时候就已经吸烟了。”魏琛继续深吸。


“这么巧?我也是。”叶修点头,深吸。


“你们”陈果。



这段是寒假时重磨苏沐秋时候再回顾全职时截的图。


叶修,未成年吸烟。在苏沐秋家里待了三年。


嗯。他十八周岁成年出道来着,自己挖掘。




[03]


称呼。



(1)“沐橙快过来,别和陌生人那么多话。”苏沐秋这时在前边打断了两人的交谈,招呼苏沐橙。


(2)“嗯。”叶修点了点头,“遇到他们以后,和苏沐秋很谈得来,我们都是立志要在荣耀这个游戏里寻出点名堂来的,所以就天天一起泡在这个游戏里,研究职业,研究技能,研究装备,研究荣耀首创的装备编辑系统。其实就是现在,职业圈里还有他当时研究出来的自制银装。”


(3)“没错。千机伞的构思,是从一开始散人流行时,这家伙就产生的一个设想,从那时候开始他就不断地研究,尝试,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的失败,始终没有放弃,谁知终于就在接近最终成功,他甚至已经准备好一个新角色,准备和千机伞一起提升起来的时候,出现了那一次的更新。刚看到那个更新的时候,连我都是在不能接受居然会有这么悲催的事。他当时不言不语的沉默也是把我们吓坏了。你知道后来怎样吗?”叶修问。


 (4)“你这家伙……”苏沐秋嘟囔了一句,也懒得和这人推来让去了。



叶修、苏沐秋、苏沐橙之间称呼真的是,在同人中改得太多了。我看到“阿修”“阿橙”“阿秋”这种称呼真的是秒关,无论这位作者文笔有多好多还原。


叶修喊苏沐秋原著一般以你、他、这家伙为主,平时叫法是沐秋。


苏沐秋喊叶修以你、这家伙为主,连叶修都很少叫。


苏沐橙喊苏沐秋以哥哥,这家伙,他为主。








[04]


论苏沐秋与黄少天在网游中可能认识的可能性。



(1)“你武器怎么回事?”


  “自制,千机伞。”叶修说。


  “你做的?什么时候做的?我怎么没听说过?”黄少天问。


  “很久以前了。你还在满世界抢BOSS的时候。”叶修说。


  “靠靠靠!黑历史不要提啊”黄少天焦虑。那时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网游玩家。但他机会主义的风格已经完全成型,抢BOSS是一把好手。早期的荣耀有许多规则和现在是不一样的。


  “就是那时候了,我和朋友一起搞出来的。”叶修说。


  “这个武器……看起来像是专门为散人而做的?”黄少天说。


  “不错。”叶修说。



未完,需查资料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