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墨

感谢您愿意看看这个人写的东西。

这儿治墨,也可以叫我陌柒,混圈很杂,欢迎深度交流打开新世界大门x

私人博,都是日常,偶尔发疯写文章,有喜欢的就留个评论吧。

十五岁的自己踏入的希望之峰学园是怎样的呢?雾切响子想。
被希望所充实的学园,充满超高校级才能的同僚,在阳光下欢笑打闹,一定是这样的场景才对。但谁又能想得到,两年之后的大家将会被卷入一场残酷的自相残杀,去面对一个充满绝望的世界?
可那又如何?希望之峰并未被摧毁,它还是在那个人的带领下重生了。
那是一个怎样的人呢?耿直,平庸,扔在人堆里就会消失的最普通不过的人,唯一的优点就是拥有比常人更加乐观积极的心态。可是谁又能想得到就是这样的家伙亲手打败了超高校级的绝望,成为了带领众人向前的,真正的超高校级的希望呢?
“雾切同学。”那个人的声音突然响起。
雾切响子向后看去,穿着学园长衣服的那人虽然比起当初长高了不少,但整个人看起来依旧瘦小。他有些羞涩地划了下脸颊,低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雾切同学,快点过来吧,大家都在等你哦。”说着这样的话的苗木诚站在阳光下,一如往昔站在学级裁判场上的那人,纵使知道前方是绝望的黑暗也不曾停下脚步。
原来他一直都这么耀眼啊,雾切响子想。
“雾切同学……?”
“抱歉,刚刚在想些事情。辛苦学园长特意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他一下子露出了苦恼的神情,“你忘记今天是你的生日了吗?大家上周约定了要好好庆祝一下的!”
“……我说过的,不用那么麻烦。”
“不是这样的,雾切同学,”他的表情猛地严肃起来,“今天对你而言是很重要的一天,大家都很在意哦!”
“而且……想必你的父亲,也希望你能过一个开心的生日吧?”他小心翼翼地说道。
雾切响子看着他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而对方因为她突然的笑声变得更加慌乱起来。她抿着嘴屏住笑意,说道:“区区苗木君,竟然在教训我?”
“……我没有!”
雾切响子轻捂着嘴,稳步走到苗木诚身边。“那我们出发吧,学园长大人?”看着那个人想要反驳却什么也说不出的样子,她嘴边的笑意更浓了,向着教学楼走去。
“生日快乐哦,响子。”她听见身后的人小声地说了一句。
明明只是一个苗木诚,雾切响子想着,耳朵微微发烫。

感觉不怕蜘蛛的人这辈子都不会理解怕蜘蛛的人看到蜘蛛时候那种怕到想哭的感觉。

『若是用线穿起来挂在脖子上,樱桃看起来会像珊瑚项链一样!』

——选自《樱桃》太宰治

不摆脱,不超脱,我们永远是随手可弃的物件,永远是没有自主的傀儡。

『只想被你操控,在你指尖跳舞。』

他们说,我是没有自主的傀儡。

「不对,因为,蝴蝶起飞了。」

未来,是,什么?

我,不知道——

这游戏。。有毒。。

都怪某人沾她仙气出了国木田然后失去了乱步_(:з」∠)_

哼(ノ=Д=)ノ┻━┻

这张小镜花真可爱qwq

大爱HW!!!

我亲爱的金宝贝生日快乐!!!

今年的我太虚了什么也干不了只能送祝福了!!!

明年我一定要xbdekfjdsjxfhi ebxjwk zjij  ijrbdh


少し歩き疲れたんだ
有些走累了呢

少し歩き疲れたんだ
有些走累了呢

月並みな表現だけど
虽然以那麼平凡的表现

人生とかいう長い道を
来形容人生的漫长道路

少し休みたいんだ
想稍稍休息下呢

少し休みたいんだけど
想稍稍休息下呢

時間は刻一刻残酷と
时间每分每刻都这样残酷

私を 引っぱっていくんだ
将我紧拖著前行

うまくいきそうなんだけど
虽然看似顺利进行著

うまくいかないことばかりで
但其实全是不顺利的事

迂闊にも泣いてしまいそうになる
却糊涂地哭了起来

情けない本当にな
真是丢人呢

惨めな気持ちなんか
这样悲惨的感受

嫌というほど味わってきたし
已经体验到不想再有了。

我为幻金续一秒~~~

由连盛世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