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墨

感谢您愿意看看这个人写的东西。

这儿治墨,也可以叫我陌柒,混圈很杂,欢迎深度交流打开新世界大门x

私人博,都是日常,偶尔发疯写文章,有喜欢的就留个评论吧。

【APH仏英】A Strange Cat

小短篇,大概不会有二发了……看情况(●°u°●)​ 」
#仏英# #新大陆家族# #亚瑟掉线一去不复返qwq#
脑洞来源于初三的一篇英语阅读。
#你可否记得那大明湖畔的英语阅读#
陌柒出品,必属坑品。


弗朗西斯深爱着他花园里一簇簇的玫瑰。或许是法国人特有的天性,他迷恋这种浸在花香里的浪漫,娇嫩的花骨稍稍绽开,透着如青涩初恋般的美好。他的两个恶友儿,一个热衷于照顾自己最可爱的弟弟,另一个则每天不停安抚着自己脾气暴躁的小弟。他不明白那些照顾小孩的人的欢乐与痛苦,至少他的两个恶友只会不断炫耀道——“今天本大爷的弟弟画了一幅画!真的超可爱哦~” “罗维诺今天又把房间弄乱了诶,不过俺觉得他啃番茄的时候最可爱了!”
他听了只是笑笑,一如既往地修剪着玫瑰的枝条。“早上好,美丽的小姐们。”弗朗西斯轻抚着嫩红的花瓣,开始了日常作业,裁叶,浇水,修枝……正当他全身心投入这神圣的工作时,一声轻微的猫叫惊动了他。
那是一只体型略瘦的猫,白色的底毛上附着棕黄色的斑纹,最漂亮的是那对祖母绿的眼睛,仿佛驻着一片森林。虽然它看起来很年轻,但叫声有些微弱,就像要步入暮年似的。它有些微弱地踱到门边,用头轻撞着门。
它似乎想进去,弗朗西斯在心里默念着,推开了门。猫头也不回地走进房间,找到一个自认为舒适的角落里,趴在地上睡着了。弗朗西斯有些惊奇,他挑了挑眉毛,继续去招待他的玫瑰小姐,走之前还贴心地给门留下一条窄缝。
过了差不多一小时,那只来历不明的猫从睡梦中醒来,它轻轻地冲弗朗西斯叫了一声——这回可有力气的多,没等他反应过来,随即飞快地窜出花园。
“真是个怕生的小家伙,即使这样也要到他人家里睡一觉?这可有趣极了。”他这样想着,嘴角微微上扬。
本以为那只绿眼睛的小东西自此以后不会再出现,但出乎意料地,比前一次稍微晚了点,那只猫依旧拖着疲惫的身体出现在他的家。弗朗西斯正拿出自己珍藏的红酒,打算好好享受一下这灿烂的阳光与美好的下午时光,他没有像英国人喝下午茶的习惯,但也不反感。他随意地用绸带将自己半长的金色卷发束在一起,之后他听到了虚弱的猫叫。
“......你好啊小家伙~”他用有着浓厚音韵的法语轻声道。而它只是轻蹭着屋门,示意弗朗西斯打开。紧接着钻进屋里,慢步到昨日休息的地方,卧下。在睡梦时还发出些许轻哼声。弗朗西斯忽然萌生放弃在花园中品味红酒的想法,他倚在沙发上,凝视着猫咪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的身子——然后他看到了小家伙脖子上的项圈。
原来是家猫。昨天没注意到那条细细的丝带,以至于令他坚信这是一只可怜的、无家可归的流浪猫,因此不得不寻找一个地方休息,他的家则荣幸地被它当作一个暂居点。但事实并非如此。熟睡中的猫咪微微斜了下身子,露出一枚小小的金色名牌。那或许有关于它的主人的信息!弗朗西斯想着,放缓呼吸,起身凑到跟前。他漂亮的紫色眼睛试图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很遗憾,我们亲爱的波诺弗瓦先生只看到一串明晃晃的英文字母。
“亚蒂(Arty)?”弗朗西斯默念着,“这或许是小猫咪的名字。”他不禁对猫咪的主人感到好奇,很显然对方不是法国人,大概是个英国或者美国人。它被打理的干干净净,毛发梳的整齐,主人更有可能是个严谨古板的英国人呐。正当他沉浸在对主人身份的猜测中时,作为当事者之一的猫醒了过来。它趴在地上看着弗朗西斯,而对方也饶有兴趣地看着它。弗朗西斯原以为这只有点羞涩的猫咪又会像上次一样飞奔出家门,但亚蒂却慢慢地走过来,蹭了蹭他长裤的内侧,仰起头抖了抖胡子。
“喵~”
弗朗西斯觉得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他眼底顿时溢出几分温柔,俯下身子挠了挠它的下巴。“真是个乖孩子。”他这样对自己说。
不出所料,亚蒂每天都会出现在他的花园里,然后卧在角落里睡一个小时,再精神饱满地跑出门外。弗朗西斯也常抚抚它的毛,或是喂它一些牛奶,一来二去,倒和猫咪混的很熟。而那个神秘的主人从未露过面。
思忖许久,他决定给那个看似不负责任的主人写一封信,至少要问清楚亚蒂每天这么疲惫的原因。于是他抽出一张信纸,写道:
“您好,我美丽的小姐(亦或者是先生)。不过我更愿意相信养着像亚蒂(我是从名牌上看到的)这样可爱的猫咪的主人是位可爱的小姐。不过,我能了解一下您的小可爱为什么会每天疲惫地光临我的家,然后睡觉呢?希望我能有幸了解到事实。”
他想了想,或许是抱着一种与其交朋友的心态,他将自己的大名添在尾处。等到亚蒂准备离开时,他将信挂在它的脖子上。
出乎意料的,对方真的回了信。弗朗西斯抱着愉悦的心情展开了信封:
“您好,波诺弗瓦先生。这几天您一直照顾亚蒂,我很抱歉,麻烦您了。不过,我的确是个男的。”
竟然是男的,弗朗西斯有点惊奇。
“至于它为什么会这样乱跑,说起来也有些惭愧。家里面有两个小孩子,其中一个很听话,但另一个就活泼过头了。亚蒂大概也被他吵的不行,每天都睡不好觉呢……不过最近看起来精神充沛多了。”
家里有孩子,和基尔和东尼儿一样?
“不过,我有个小小的请求,如果介意的话请拒绝。下次我可以和它一起到你家睡觉吗?我的精神状态也糟的很。”
弗朗西斯笑着看完了整封信。他快速抽出信纸,扫了一下那封回信的结尾,在纸上写道:
“乐意至极,亚瑟·柯克兰先生。”
—— END(?)——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