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墨

感谢您愿意看看这个人写的东西。

这儿治墨,也可以叫我陌柒,混圈很杂,欢迎深度交流打开新世界大门x

私人博,都是日常,偶尔发疯写文章,有喜欢的就留个评论吧。

【米英】Curse and Present

今天是LED女神的生日呢(。・ω・。)ノ♡
写篇米英小短篇祝福一下www
亚瑟性转paro,有轻微丝路/苏中描写,注意避雷。

Curse and Present
诅咒与礼物

文◎利陌艾柒

〈一〉
亚瑟站在草原上。天空是湛蓝的,万里无云,干净的可怕——这是在伦敦里难得一见的绝好天气。他恍惚地站立在那里,脑子一片空白。他知道这仅仅是一个有些漫长的梦,现实里的他为了庆祝阿尔弗的生日,提早来到了美/国,他本该躺在美/国家的客房里,思考着女王和首相的话,“亚瑟,尽可能的与美/国先生拉近关系吧,我们需要更加稳固的英美关系。”究竟该怎么做,他不知道,无论怎么努力,他和阿尔弗再也不会恢复到独立战争之前的亲密关系。他这样想着,意识逐渐模糊,清醒时已经站在了草原上。
他迟疑地抬起脚,一步步走向前方,冥冥之中有东西正指引着他,催促着他挖掘出深藏在心底里的记忆。倏地,一个矮小的身影突兀地冒了出来,穿着奶白色长衣的金发孩子眨巴这浅蓝色的眼睛,向着亚瑟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他屏住呼吸,等待着即将从那孩子微微张开的嘴里吐出的话。
“唔哇!亚瑟?”
一声惊呼响起,他睁开了眼睛,天花板正悬在他头顶上。梦醒了,那孩子即将说出的话也无从得知,亚瑟不由得埋怨起打扰他睡觉的人了。
“闭嘴了笨蛋,太吵了。”他一边嘟囔着一边按压自己的眉心,刚刚睡醒后的声音有些沙哑,但他依旧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他感觉到有东西正轻蹭着自己的手背,低头一看,那是一缕长长的金色头发。
长发?
他诧异地拨弄着这缕头发,心想这是不是阿尔弗新发明的恶作剧,一转头便看见阿尔弗正呆立在床边,眼镜下的蓝色瞳孔微微睁大。一向元气满满的大男孩大声地叫到:“本hero没有看错吧?冷淡古板的英/国竟然变成了可爱的女孩子?”
去掉英/国前面那个该死的形容词啊笨蛋。
……女孩子?

〈二〉
亚瑟看着镜子里的少女,默默地咽下了一口唾沫。从开始的疑惑慌乱,到发觉事实的崩溃,再到最后接受现实的平静,他再次理智起来。撇去这少女正常粗细的眉毛和垂到胸前的长发,他们的脸简直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这也怪不得阿尔弗一眼便认出了他——或许现在称之为“她”更加合适。在亚瑟看来,这种超自然现象之所以能够发生,一定是中了诅咒的魔法的缘故,对她而言,破解魔法难道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想到这里,她长舒出一口气,叫住了正兴奋地翻找裙子的阿尔弗:“借用一下地下室,阿尔,我想要施展魔法。”
“诶?要变回以前的那个大叔吗好无聊。不如来试试hero特意为你准备的裙子吧亚瑟!”
“才不要穿裙子啊笨蛋!以及不要叫我大叔啊!”
最终阿尔弗还是让出了地下室,向上帝发誓,他宁肯满足亚瑟的要求也不能让她以“如果不能去地下室的话那就赶紧让开让我去厨房准备早餐”为由进入厨房。他看着亚瑟用荧光笔在地面上画出一个巨大的五芒星魔法阵,不由得想到认真玩着过家家的七八岁儿童,忍不住笑出了声。
“亚瑟,虽然本hero不太懂魔法啦,但是用荧光笔画魔法阵真的是超超超——好笑的呢哈哈哈哈哈!”
“不懂就不要乱说啊,”亚瑟不满地叫到,“条件太简陋了只能这样了!”
阿尔弗看着金发的少女蹲在地上,紧紧地抿着嘴唇,右手一点点勾勒出魔法阵的形状,蕴藏着森林的绿眼睛一闭一合,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随着主人的动作轻轻晃动着。大男孩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这可不太妙啊。
“果然啊,本hero觉得亚瑟很可爱呐,不论是作为男孩子还是女孩子,都超级可爱的哟?”
亚瑟的手一抖,脸色发红,她撇过脑袋轻声骂道:“你真是笨蛋啊,可爱怎么能形容男孩子……”
“说的也是啊又死板又冷淡的英/国哪里可爱啦哈哈哈!”
“你这家伙!”
魔法阵最终还是失败了,亚瑟用尽了她所熟知的魔法咒语,但并没有任何成效,由于七月病即将到来,这种行为只是加速消耗了她的体力。她有些绝望地瘫坐在地上,如果不能用魔法解除诅咒的话,那就只能静静等待解除它的契机了。
她突然感到一股大力将她举了起来,一阵天旋地转后她已在阿尔弗的怀里了。她努力挣扎着,却听到大男孩抱怨道:“亚瑟你明明是来给hero过生日的嘛,那就开开心心地玩不就好了,不要想什么魔法了。”
亚瑟呆愣了片刻,停止了挣扎,算了,让他开心也是好的。
但当阿尔弗兴致冲冲地抱着一条蓝白色的裙子跑到她面前,亚瑟默默地收回了上一句话。
“为什么是裙子啊笨蛋!”
“因为亚瑟这个样子穿裙子肯定很好看嘛……”阿尔弗委屈地说道,好似一只垂着耳朵的大型犬。
“知道了知道了!”亚瑟不耐烦地接过裙子,转身便要脱衣服。
“唔啊!等一下啊!你现在是女孩子哦!”
意识到不对的亚瑟顿时红了脸,一把将阿尔弗推了出去。
“那你就赶紧走啊,笨蛋!”
最后换好了裙子的亚瑟被阿尔弗梳了个双马尾,搂搂抱抱了好久。

〈三〉
阿尔弗邀请亚瑟去游览美国街头时,亚瑟很是抗拒,她可不想在作为女孩子时被其他人撞见,实在是太尴尬了。但在阿尔弗“你果然是年纪大了吧都走不动了呢XD”的语言攻击下勉强答应了对方的请求。
亚瑟是一个很孤独的人,即使自己不愿意承认,但这确实是事实,在这一点上她总是特别理解基尔伯特。像一只被群体抛弃了的孤雁,被遗留在世界的小角落里。平日里与三个哥哥吵吵闹闹,关系糟糕的很。她就这样独自一人不断下沉,下沉,沉到了一片缥缈的黑暗里。如果这副样子被其他人看到的话,一定会被嘲笑的吧?
“在想什么呢?亚瑟?”
她下意识地回答:“会被认识的人认出来的吧……有些不好意思啊……不不,没什么。”
“那就戴上这个吧!”一双手将眼镜推到了她的鼻梁上。
“这是……”
“平光镜啦,与hero我同款哦!”
“什么!不要乱说话啊!”亚瑟的耳朵有些发红。
“明明就是事实呐,亚瑟真是太不坦率了!”阿尔弗又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戴上眼镜的亚瑟和以前有些不太一样呢,哈哈!”
他猛地把亚瑟搂进怀里,阳光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会替亚瑟作掩护的哦,别人一定认不出来的,本hero说到做到!”
一时之间,亚瑟想起了很多东西,似乎在遥远的过去里,还是个孩童的阿尔弗也曾这样抱紧了她的腿,蓝色的眼睛里盛满了星光,那孩子大声地喊道:“没关系的英吉利啾,我会永远保护你的!”
可是他食言了。
下一刻,阿尔弗便将深陷回忆的亚瑟拉回了现实。
“亚瑟,你看呐,”大男孩难得露出羞涩的表情,脸上的笑容好似七月的阳光,“我们好像真正的情侣一样,戴着同样的眼镜,一起在美/国街头上散步——就好像在约会一样呐!”
别说出这种令人误会的话啊,笨蛋。亚瑟在心里疯狂呐喊着,但一种莫名的情愫却逐渐滋生,蔓延。第一次产生这种情绪时是自己主动提出要与阿尔弗做朋友的时候,但那种感情因为阿尔弗的拒绝很快地消散了。而如今,她甚至有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妄想。
如果我们是真正的情侣就好了。
“如果我们是真正的情侣就好了。”
亚瑟猛地扭过头去,看向阿尔弗,那一瞬间她以为自己的心思被他看穿了,脸上冒出阵阵热气,她差点就要甩下阿尔弗独自逃跑了。
但说出这句话的罪魁祸首却也正黯然神伤着,注意到亚瑟的表情后有些害羞,一边抓着头发一边笑道:“对不起啊亚瑟,有些吓到你了,刚刚当做没听见就好了。”
不是这样的。她想要出口反驳,但可怕的自尊心扼住了自己的嗓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甚至开始厌恶自己这个别扭的性格了。
“你是……亚瑟?”
一声疑问响起,亚瑟猛地清醒过来,于是就看到穿着大红色长袍的王耀正望着她。
……糟了!
她正慌乱地想要掩饰,却被阿尔弗一把搂进了怀里。大男孩阳光的声音轻快地响起:“不是亚瑟哦,这是本hero的女朋友,她叫罗莎!”
“哦,罗莎啊,”王耀点点头,“女朋友?”
“对对对XD”
正当亚瑟以为闹剧终于结束的时候,只见王耀一脸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
“什么嘛亚瑟你竟然成了阿尔的女朋友,我竟然都不知道阿鲁!”
“诶诶诶本hero已经掩饰的这么好了你究竟是怎么看出来的这不科学!”
快点住嘴啊,笨蛋!说好的掩饰呢?你没看见王耀已经笑出来了吗?

〈四〉
“亚瑟你这个样子还是挺可爱的阿鲁,”王耀好奇地盯着那对金色的双马尾,“也就比我家弟弟妹妹们差了一点点吧!”
“你倒是快点告诉hero你是怎么发现她就是亚瑟的啊?”
王耀悠悠地抿了一口桌上的茶水,得意地笑道:“你还是太年轻啊,我不过是试探了一下,哪里会知道你们这么快就上钩了阿鲁。”
果然是这样啊,笨蛋阿尔弗!
“不过呢,我也遇到过这种状况哦,”王耀甩了甩自己偏长的袖子,说道,“而且不止一次呢。”
“什么?”亚瑟拍着桌子站起来,凑到了王耀面前,“那你是怎么变回来的?我可不记得中/国有魔法。”
“不是魔法呐,是执念阿鲁。”
执念?
“我第一次变成女孩子的时候,你们都还没出生呐阿鲁。”王耀一边说着一边故作老成地晃晃脑袋。明明长得比谁都年轻啊,王耀。
“那是第一次遇见大秦,他抱怨说为什么东方的美人是个男人,如果是个女人该多好。结果第二天,我真的变成了女人阿鲁。直到他一脸满足地说着‘果然不出我所料是个大美人呢’,我才变了回来。”
“第二次变成女孩子,是比较近的时候了,就是伊万出现之前。我和伊利亚之间产生了矛盾,好久都没说过话阿鲁。但那段时间,我又一次变成了女孩子。”
“那次持续时间很长呢,就在我差点以为自己要永远变成女孩子的时候,我听说了苏/联要解体的消息……我背着上司偷偷跑去见他,他苍白着脸对我说,‘耀变成女孩子也很适合红色呢’,然后他便消失在我的面前,我这才看到这片土地上的国旗已经换成了俄/罗/斯的三色旗。等我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再次复原了阿鲁。”
阿尔弗和亚瑟都沉默了,这些记忆对王耀都称不上是美好的,他们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来安慰他。
“所以都说是执念了,执念。说不定是什么人非常非常希望亚瑟变成可爱的女孩子阿鲁?”王耀笑着说道。
“诶,这样啊,”阿尔弗思索着,突然兴致昂扬起来,“虽然这种事情本hero都不清楚,但是亚瑟变成女孩子的确超级可爱就对了!”
亚瑟有些苦恼,她怎么会知道究竟是谁有这种奇怪的妄想。
“我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接下来就自己加油吧阿鲁!”临走前王耀向他们挥了挥袖子。
他笑着看着那两个人离开自家的茶馆,低低地笑了几声。
“年轻人啊,要学会把握眼前拥有的东西才行呐阿鲁。”

〈五〉
心情郁闷的亚瑟拉着阿尔弗到酒吧喝酒。即使被以“女孩子不要去酒吧了”的这种话劝阻了,但亚瑟依旧以自己早已成年的理由理所当然地进入了酒吧。
“为什么?偏偏是我遇上这种事?”亚瑟一边灌着酒,一边趴在阿尔弗身上质问着。
“为什么偏偏要变成女孩子,就这么讨厌男人嘛……唔……变不回去了……”平日里逞强的人此时脆弱的不像样子。
阿尔弗有些无奈地抱抱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的亚瑟,笑道,“亚瑟不论什么样子都很可爱啊,”他顿了一下,轻轻趴在女孩的耳边说道,“我最喜欢亚瑟了,小的时候喜欢,现在也喜欢。”
他本以为不会得到对方的答复,却没想到身上的女孩突然红起了脸,抓着他的肩膀疯狂地摇晃着,“你是笨蛋吗?总是自以为是的,说出一些令人难堪的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啊……”她看着阿尔弗,漂亮的绿眼睛在灯光的渲染下闪着光芒,“我明明,也最喜欢阿尔弗啊,笨蛋!”
一瞬间,阿尔弗被喜悦淹没了,他开心地搂着女孩的腰,转了几个圈。
“亚瑟,来当本hero的女朋友吧!如果变回来了就来当hero的男朋友,怎么样?我们一起去拯救世界吧!”
“嗯!”醉酒的人满脸开心地点点头,浑然不知自己答应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下一刻,亚瑟的身上便冒出了奇异的白光,当白光褪去的时候,长长的头发消失了,被众人取笑的粗眉毛又重新出现了。阿尔弗在恍惚之中听到了一声轻笑,一只长着翅膀的小精灵在他眼前跳跃着。
恭喜恭喜,嘻嘻。
精灵笑着,消失在了白光之中。
而这一切只有阿尔弗看见了,酒吧里其他的人照常喝着酒,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似得。
“原来真的有妖精啊……”阿尔弗瞪大了眼睛。

〈六〉
亚瑟发现自己再次来到了草原上,但这次又不太一样。他看见曾经的自己正抱着小小的阿尔弗讲着睡前故事。
“公主和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就是这样,故事结束了。”他听见自己轻柔的声音。
小阿尔弗睁大眼睛,问着自己:“他们为什么要在一起呢?”
“因为爱啊。”
“只要有爱就能在一起吗?”
“是呀,这就是王子和公主永远生活在一起的原因。”
“那,亚瑟,我超级喜欢你的,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吗?”孩子抬起头,满脸期待地问道。
“如果是单纯地生活在一起的话,当然没问题了,”亚瑟笑着摸摸怀里孩子的小脑袋,“不过不能像王子和公主那样哦。”
“诶,为什么啊?”
“因为我是男人啊。”
“那如果亚瑟变成女孩子了,我可以让亚瑟当我的新娘吗?”
“啊……可以倒是可以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长大了我要娶亚瑟当新娘!”
“……真是的,随便你了,如果真的能变成女孩子的话再说好了。”亚瑟轻轻揉着小阿尔弗的金发。
原来……是这样的吗?
站在一旁的亚瑟突然涨红了脸,下一刻他便从梦中醒来,苏醒的记忆使他有些难为情,没想到小时候哄小孩子的话竟被对方当了真。
实在是太羞耻了。
在发现自己的已经变回了原样后,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可昨晚宿醉时的荒唐记忆一拳将他打入了谷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究竟在做什么啊!”
闻声而来的大男孩只是大笑着将满脸通红的亚瑟搂进怀里,大有一种“不论如何你已经是我的了”的风范。
阿尔弗抱紧了亚瑟,如天空般湛蓝的眼睛闪动着,他笑着对怀里的人说:
“谢谢你,亚瑟,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END——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