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墨

感谢您愿意看看这个人写的东西。

这儿治墨,也可以叫我陌柒,混圈很杂,欢迎深度交流打开新世界大门x

私人博,都是日常,偶尔发疯写文章,有喜欢的就留个评论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Nook:

组组出场cut

征程

»»写点东西给我沫qwq @源曦子
»»祝你能像金宝一样无畏无惧,不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能朝着自己的梦想进发!
»»有关自己对金出发去凹凸大赛前的内心理解,有很强的主观意识,不全是官设不要深究。欢迎捉虫xxx
»»我爱金宝一辈子(。・ω・。)ノ♡
↑以上来自一位拖延症患者_(:з」∠)_

金有一个习惯,他无论站在什么地方都喜欢抬头向上看。通常抬眼望见的是那好似一整块蓝色水晶的天空,澄澈的颜色像是水彩在画布晕染出来的,没有一点瑕疵。
那时姐姐秋常背着装满了大大小小矿石的背篓,抬手指着天空,笑脸吟吟地对他说,金,你抬头看看天空,那就是你眼睛的颜色,可真漂亮。他听到这话,连忙抬起头来,嘴巴随着自身动作张得老大。他看看天空,又瞄了瞄秋的眼睛,咧开嘴傻气地露出自己还没长全的牙齿。他说,姐,你的眼睛肯定比我好看——你眼睛的颜色可比天空蓝多了!当时具体情况是怎样的,金已经记不清了,唯独记得秋微红着脸颊一手捂嘴偷笑个不停,另一只手狠狠地揉了揉他一头乱糟糟的金毛。
而现在,秋已经离开登格鲁星两年多了,格瑞也消失一段时间了。每当金结束了一天的劳役,他就会大步爬到水晶之森最高的那个山头上,一屁股坐在地上,瞪大了双眼看向湛蓝的天空。登格鲁星被繁重的税务压抑地无法喘息,可天空还是那样的蓝,偶尔飘过的几团白色云朵似乎被什么人吹了一口气,在指尖消散得无影无踪。金伸直了左手指,小小的四向箭头仍旧乖巧地贴在手心里,发出淡淡的金色荧光。他记得清楚,这是姐姐临走前放在他手里的东西,小东西仿佛有灵性似的自发地黏在手心里。那时秋满意地看看自己的杰作,轻咳一声,努力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凝视着金的眼睛,她说,金,如果你想我了,就低头看看这个小箭头,在我比赛的这段时间里就让它陪伴在你的身边吧。
她拍拍金的肩膀,说道,金,姐姐不能继续保护你了,虽然你还没有长大,但是我知道,你未来肯定会变得和我一样——不,比我更加强大。
执念有多大,力量就会有多大。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别冲动,冷静,冷静,你也知道自己身上蕴含着的强大力量会带来什么,你必须谨记自己在乎的究竟是什么。除非万不得已,不要使用它。
然后秋一把搂住了他,摘下他因送别姐姐特意戴上的帽子,亲了亲他额前的碎发。然后她叉着腰大笑,喊道:“等我回来,看姐姐如何改变登格鲁星的命运!”
然后便是石沉大海。刚开始他还试图给秋写信,但秋或许是忙于比赛,从没有回过。可金不放弃,咬着笔头冥思苦想,把对姐姐的思念写成一串串文字。唯一的一次联系是秋发起的,她寄来一份画得乱七八糟的地图,向金表示这就是她比赛的地方不要担心。就这样一封信,金揽着格瑞的肩膀向他炫耀了很久。不过在这之后,就真的没有任何有关秋的消息了。什么都没有改变,登格鲁星的人们依旧承受着沉重的赋役,在神明的旨意下苦苦挣扎,金也还是老样子,他照样跑到水晶之森,打怪兽采矿石,在闲暇时间扯着格瑞的袖子嚷嚷着要玩,得到一句“真拿你没办法”的抱怨后吐着舌头偷笑个不停。就在金快要习惯这样的生活节奏时,格瑞的离开让金清醒过来,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是孤身一人了。
金没有变,人们知道他依旧是那个总爱欢笑的小少年,开朗勇敢,很重义气,有时候又中二搞怪,间接性智商不在线。人们都说,金真是个好孩子啊,秋要是知道自己的弟弟长大后这般优秀,一定会含笑九泉的吧。
听到这话,金总会愤怒地跳起来,往那人脸上狠狠地揍一拳,然后大叫道姐姐只是去参加了,还好好地活着。别人只当这小少年不能接受秋失踪的消息,倒也不生他的气。
所有人都以为秋已经丧命于凹凸大赛了,只有金知道,姐姐一定还活得好好的。他时常将左手贴在心脏上,感受着从中传递而来的情绪:有时喜悦,有时悲伤,还有时是伴随着心悸感的惊心动魄。金知道,这是来自姐姐的情感,这些都是秋真真切切存在于世的证明。
新一届的凹凸大赛就要开始了,姐,你怎么还不回来?金望着天空,他又想起了那日秋揉他头时手心传来的温热,蓝宝石的眼睛里透出的是欣慰与柔情。多么好看的眼睛啊,多么想再看看那人弯起的嘴角呀。
他握紧了双手,左手里的箭头顶着手指关节隐隐作痛。金缓缓地闭上眼睛,仰起头一动不动,他嗅到飘荡在空气中矿石的铁锈味,这是他闻了十五年的气味,应是早已深深渗进骨子里去的。可他却像从未闻过一般,贪婪地大口吸气,感受夹杂着矿石碎屑的烈风从脸上刮过。金感受到身体里的黑暗力量随着他对秋的思念之情蠢蠢欲动,他皱紧了眉头,张大嘴巴无声地呐喊着将那股力量狠狠地压进身体最深处,把这头正在嘶吼的野兽困进笼子里。
他猛地睁开眼睛,从地上蹦了起来,他向着空无一人的远方大喊道:
“姐!你等着,我这就来找你!”
“我知道你和格瑞都很厉害,但我也比以前更棒了!”
“我现在就去报名凹凸大赛。姐,我一定会取得大赛第一,把你带回来,然后改变登格鲁星的命运!”
“姐姐——”
金喊着,奋力挥动着胳膊,好像这样就能让什么人看见一样。他兴奋地跳起,飞快地跑回家中,翻出秋寄给自己的地图,回想当年她是如何报名参加大赛的。金像是有了无穷的力量,他不停歇地把所有能做的事都做完,然后瘫软在床上。他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仿佛看见秋正站在他面前,笑得一脸明媚。
临走的那天,金把衣服理整齐,有些郑重地把帽子扣在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上,他小心地把地图折叠好放进口袋里,跑出了家门。人们都停下脚步,看着这位登格鲁星的勇士一蹦一跳地向他们挥手致意。金张开左手,再次将手心贴在心脏上,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感受到从这小小的金色标志里传出的情绪了,而此时箭头竟剧烈地颤动起来,兴奋、紧张和担忧,这些情感疯狂地涌入他的心脏。他惊喜地握紧了左手,有暖流顺着手心流出,一如小时候秋牵着自己时手掌的温度。
自此,一位少年踏上了未知的征程。
——END——

然后他迷路了三个月´_>`

【凯莱】共享与私有

共享与私有

文:治墨
CP:凯莱
*朋友设定前提,双向箭头,凯莉在明,莱娜在暗。
*莱娜对鬼狐的感情只停留在尊敬。
*文笔拙劣,见谅。

      莱娜从书包里拽出一张数学卷子,顺手将刚刚写完的生物练习册塞了回去。她深吸一口气,正打算奋笔疾书时,旁边的凯莉拍着桌子叫了起来:“莱娜,快看!高考语文作文题目出来了!”
      啧,白蓄力了。
      “在哪里?给我看看。”
      凯莉把手机递给莱娜,自己变戏法似得掏出一根棒棒糖塞进嘴里。她嫌弃地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题目,叼着糖果含糊地说:“这高考作文题越出越怪了,给外国友人介绍中国?这明明就是英语作文!也不知道汉字写的文章外国人能不能看懂。”
      莱娜看着作文题目,忍不住皱起了眉。挑选关键词写一篇文章,考察的是考生对社会热点的关注程度,还要彰显中国精神。想要将两三个词语勾连在一起形成一篇文章并取得高分,实在是不容易。如果是鬼狐大人的话,想必能轻松驾驭这个题目吧。
      “如果让鬼狐大人来写这篇作文一定能得高分——莱娜你肯定在这么想。呜哇,好恶心,呃,”凯莉手里拿着棒棒糖,吐着舌头,一脸嫌恶 ,“喂,你这家伙也太好懂了吧?再说那种恶心的人哪点值得你尊敬了?我只是想起他就浑身发毛。”
      被看穿了。莱娜右手握拳放在面前,轻咳一声,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她把手机递给凯莉,说道:“你是不会理解的——他真的很厉害。够了,收起你那副快要吐出来的表情,我要开始写作业了。”
      “别写作业嘛,你这人太无趣了。”凯莉一把夺过莱娜手中的笔,无视了对方的不满情绪。她眯着眼睛凑到莱娜面前,一动不动地看着对方空洞的浅灰色眼珠。莱娜有些无所适从,她不自在地别过脸去,手摁在凯莉的肩膀上,把她一把推开。看着正咬着棒棒糖笑的一脸狡诈的人,她不由得哀叹一声,问道:“说吧,你要做什么?”
      “就说说如果你来写作文会选择什么关键词吧,怎么样?很正经吧?”
      正经到有些吓人了呢,凯莉。她闭上眼睛想了想,说:“我的话,可能会选『中华美食』和『食品安全』,反思一下社会现状吧。”
      “喔哦,很沉重的话题哦?外国友人会被吓跑的吧?不过逃跑时的表情一定很不错呢~”凯莉摸着下巴笑道。
      “……要么就是『长城』和『京剧』,讨论一下中国的传统事物。”
      “不愧是莱娜,非常正直的答案哟~”
      莱娜看见对面的人露出了可爱甜美的笑容,这可不是什么好表情——只有看到对方实力过弱或者办了蠢事,凯莉才会露出这种带有伪装意味的笑脸。看似是怀着一颗包容大度的心去理解对方,实则是抒发自己的嘲讽之意顺带刷一刷对方的好感值。莱娜太多次看到她用这副人畜无害的表情把同班的金和紫堂幻骗得团团转。
      看来自己是被凯莉嘲讽了。莱娜用手指点点桌子,说道:“别笑了,轮到你了。”
      “是是~”凯莉笑得愈发甜美,她一点点靠近莱娜,低声说道:“如果是我,我肯定会写『共享单车』和『一带一路』啊。”
      闻言,莱娜愣住了,以至于忽略了凯莉的不断接近。她疑惑地问道:“怎么讲?”
      凯莉看着对面的人一脸严肃认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凑到莱娜面前,说道:“『共享单车』体现的是一种资源共享,大家共同使用单车,能够实现资源的节约;而『一带一路』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它体现的正是中国期盼能与邻国和平相处的友好态度,希望通过重走丝绸之路加深与他国的联系,加强国与国之间的合作,做到经济资源上的共享。莱娜,你发现了吗?『共享』已经与我们的生活密不可分了呢。”
      莱娜有些说不出话来,她一直知道凯莉是个聪明得令人起敬的天才,只不过凯莉本人更喜欢在人前扮猪吃老虎罢了,宁肯装的弱一点傻一点,以激起对方无尽的保护欲,然后趁对方不注意时露出锋利的獠牙,狠狠地咬上猎物的脖子,这才是星月魔女的捕猎之道。凯莉很聪明,真不愧是鬼狐大人的妹妹。
      “我听到你的心声了哦,莱娜?你一定在想,鬼狐大人的妹妹真的和鬼狐大人一样聪明呢,对吧?喂喂,那家伙可比我差远了,他才答不出我想到的完美答案。你可要记好了,这个世界上本小姐才是最聪明的!”凯莉瞪着她,很是不满。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真的很厉害,凯莉,”莱娜认真地看着面前的人,说道,“我甘拜下风。”
      “这就对了嘛,”她嘻嘻笑着,“不过,我们万众瞩目的莱娜小姐竟然向传说中的星月魔女认输了?你的后援团会哭出来的哦?”
      “闭嘴,没有这回事。”
      “哈哈,开个玩笑。不过啊……”
      “什么?”莱娜看着凯莉欲言又止的样子,询问道。
      “我果然还是觉得,人还是自私一点更好呢,共享什么的,全宇宙最可爱的凯莉小姐才不需要这样做呢。”
      莱娜叹了口气,“凯莉……”
      “我觉得有一些东西还是要自己独占更好呢。”
      “比如?”
      “就像这样~”凯莉把吃了一半的糖果丢进垃圾桶,她趁着莱娜不注意,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身体向前倾去,飞快地在她嘴唇上啄了一下。看着面前人的脸因偷袭而变得通红,凯莉坏心眼地捏了捏莱娜同样红得发烫的耳朵。
      “我可不会和你的后援团进行资源共享哦,当然,鬼狐天冲也不行,”说着,她一把搂住了面前的少女,笑得一脸阳光明媚,“我,星月魔女凯莉,会永远地占有自己拥抱着的财宝。”
      “一辈子都不会松手哦。”
      怀里的人没有动静,良久,凯莉才感受到一双手轻轻回抱住了她的腰,于是她笑得愈发得意起来。
      真是可恶啊,该死的星月魔女。脸已经红透了的莱娜这样想着。
      ——END——

感谢食用!!!
这是盲狙全国卷一作文题后的产物x
人生第一篇百合献给了凯莱,有些激动!!!
里面关于作文的见解都是自己想的,解析还是要看专业人士的哦qwq
以上!